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第一抓机小说 >>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 第1016章 麦岛

还有的时候风声紧,蛇头就让偷渡客们在树林里扎寨,等待风声过去。很多时候一等就是几个月,最后没吃没药,全都死在树林里的也大有人在。

听了他的话,我和费大宝脸上变色,我想起之前和老谢去泰东,那里有很多尸窑,就是无数偷渡客的葬身之地。同时,我也对吴老板的事了解得更加明晰。

我说:“看来,吴老板当年做蛇头的时候,估计直接和间接死在他手底下的偷渡客也不在少数,他数日前去过麦岛,说回来就开始生病,估计就是那个时候被偷渡客的阴灵缠上,但吴夫人不肯对我们说实话,可能怕餐馆老板泄露出去吧。”

赵老板说:“她害怕也正常,按中国法律,就算吴东当蛇头已经是十几二十年前的事,仍然会被抓起来判刑甚至枪毙,还是我去吧。”出了独楼,赵老板亲自开车,带我们三人再次来到吴老板的家。

看到赵老板来,吴妻却有了几分紧张,估计是心虚。在赵老板的交涉和翻译下,吴妻终于肯吐露一些实情。

我们的猜测没错,吴东在十五年前就干过蛇头,专门由海防、洞海和岘港等地出发,以货船和渔船为运输工具,将越南偷渡客送往广东和香港。有时会以麦岛为中转站,要么等待钻中国边防船的空子,要么等着边境政策的宽松。但再多的消息,吴妻就没有再说,包括那时候死过多少偷渡客,估计她还是害怕被抓。

不管怎么讲,真相已经有了,登康说必须去麦岛,加持那些偷渡客的阴灵,否则吴老板的病就没个好。

“让阿赞登康师父去越南的荒岛施法,这就得更折腾。价格也得有所变化,不像来广西这么简单,最少也要再加……”费大宝犹豫着,我淡淡地接口道:“三万元人民币,最低,不讲价。”

原以为吴妻会反对或者还价,但她很痛快地就同意了。因为麦岛属于越南领海,商量之后,我们决定由正途进入越南境内,再由吴妻联系船只,从沿岸的荣市去麦岛。

为了方便翻译,吴妻打电话叫来了两名年轻男子充当助手。据说这两位是吴老板工厂里的工人,从越南带过来的,已经跟着他做了几年,属于老资格,又懂汉语,比较能信任。

吴妻借了一辆八座的商务车,让司机带着我们七人由防城港出发,向西北方向驶到有铁路的边境。司机开着车返回,我们七人办好入境手续,换了些钞票,乘火车一路南下,经过河内来到荣市。从这里到麦岛很近,吴妻以前的家就在荣市,所以她在这里人头很熟。从火车站台出来,我和费大宝看到路边有卖甘蔗汁的,就过去买了几杯。那卖货的妇女大约四十几岁,旁边还有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姑娘,估计是她女儿。把甘蔗汁拿到手,那妇女却拉着我们不让走,一个劲说着什么。

我以为她是想要小费,就随手给了几块钱。妇女仍然不满意,费大宝把眼睛一瞪,想吓唬她,没想到这妇女拉过她女儿,对我们不停地说着什么,还用手指着她,又指指我和费大宝,再指指火车站和我们身上的皮包,蹦出一句“爱你”的英文,最后用双手放在头侧,做了个睡觉的姿势。

“她说,要你们带她的女儿去旅游,要是喜欢的话,还可以带回中国去!”一名年轻助手站在旁边,笑着说。我和费大宝才明白过来,不用说,她是把我俩当成中国来的游客了,搞不好还以为我们都是有钱人。或许在越南人眼中,中国人本来就有钱吧。

费大宝连连摆手,那妇女干脆把女儿推到他怀里,那姑娘大眼睛扎着头发,脸红得不行,一言不发。我拉着费大宝落荒而逃,那年轻助手哈哈大笑。登康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我说没什么,那个卖甘蔗汁的小姑娘看上费大宝,想跟他私奔。

吴妻很快就在码头雇了船,离岸驶到麦岛。两名年轻人向船夫借了两把砍柴刀,我们开始进岛。这岛上全是密林,吴妻和费大宝一左一右搀扶着吴老板。

我问吴妻:“吴夫人,你以前也在这岛上安营扎寨过吧?”助手翻译过去,吴妻看了看我,没回答,但已经明显是默认了。吴妻看来对这里很熟,而一直神志不清的吴老板,此时却好像开启了自动导航模式,走在最前面,比谁都快,也不用人扶了,好像瞬间换了个人。

大家都跟在他后面,在密林中走了近两个小时,登康左右看看:“这附近有很重的阴气。”几乎是同时,吴老板开始说胡话,有时还抬起手臂,拦着脸。按年轻助手的翻译,他是在说:“我来看你们了……”“不要打我!”

登康指着右前方:“那个方向怨气更重,应该有更多的横死阴灵。”果然,吴老板径直朝那个方向跌跌撞撞地走去,我们连忙在后面紧跟。来到一处比较平坦的开阔地,能看出有一些由圆木和树枝搭成的简易茅屋,但只剩下残骸,屋顶早就看不见了,应该是多年的雨水冲刷和风化。

吴老板浑身都在发抖:“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听了助手的翻译,登康走到某茅屋前,四下看了看,指着某个地方,让助手去挖。两名助手只好用手里的砍刀来挖地上的腐土,没一会儿就挖出几块已经呈黑灰色的人骨,还有完整的头骨。奇怪的是,这颗头骨上居然还嵌着一截已经断掉的刀身,从宽度来看,应该和年轻助手们用的砍柴刀差不多。

费大宝好奇地在旁边一直围观,当看到这些尸骨时,他脸都白了,毕竟没见过这么重口味的东西。这时,吴老板颤抖地跪下,对着那些尸骨不停磕头,助手翻译他说的是:“不是我要杀你,是阮廷林让我这么做!”

吴妻和助手说了几句话,翻译告诉我们她在问怎么给丈夫治病。登康问:“这具尸骨是死在你丈夫手里的吗?或者与他有关?”

“没、没有关系……”吴妻否认。跪在地上的吴老板听到登康这么问,也反复地胡乱说着“不是我杀的”这句话。

登康盘腿坐在尸骨前,摘下骨珠缠在手腕上,低声念诵经咒。只用了两三分钟他就站起来,对吴妻说:“这个阴灵告诉我,当时吴老板在他头顶砍了四刀,才把它砍死。还有他的儿子和妻子也是被砍死的。”

吴老板和妻子脸色惨白,什么也没说,我沉着脸:“吴老板、吴夫人,都到了这个时候,你们居然还敢隐瞒?登康师父是菲律宾鬼王的高徒,整个东南亚没有几个阿赞师父比他更厉害。如果你们想治病,最好还是努力配合,也对得起你们出的钱!”

两人神色尴尬,只连连点头。

“很多阴灵没有被我的引灵咒吸引,看来要等到午夜了。”登康说。两名助手犯了难,说并没有带帐篷,怎么过夜呢。

我说:“不要帐篷了,树林里蚊虫太多,我们最好先返回岸边,在船上呆到晚上再进岛,施法之后即刻返回。”大家接受了我的建议,顺原路返回岛岸,就在那艘机动渔船上休息。到了晚上九点钟,大家带上几支手电筒,重新开始进岛。夜晚视线受阻,有手电筒也起不了太大作用,但好在吴老板对路线十分熟悉,我们就都在他屁股后头跟着。

喜欢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请大家收藏:(www.001zj.com)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第一抓机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最新章节 -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全文阅读 -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txt下载 - 鬼店主的全部小说 -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第一抓机小说

猜你喜欢: 算死命盗墓笔记别笑哥抓鬼呢都市阴阳师苗疆蛊事茅山道士传奇活人回避深夜书屋抬棺匠道士不好惹天道巫神恐怖高校之庄园天命神相恐怖高校猛鬼收容系统鬼墓天书诡门巷摸金天师我的盗墓生涯保家半仙儿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茅山传说杀神永生东北惊奇先生阴阳师东北灵异档案
完本推荐: 橙红年代全文阅读跑出我人生全文阅读仕途天骄全文阅读不做贞节妇全文阅读富豪小区美女的秘密全文阅读邪少的纯情宝贝全文阅读惊悚之书全文阅读活在诸天全文阅读永乐令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贵妃她是美人鱼全文阅读我的女友是丧尸全文阅读极品女仙全文阅读我要做门阀全文阅读诡门巷全文阅读羯泪全文阅读文坛大神是网红全文阅读星际饲养员全文阅读至尊逍遥神全文阅读余罪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科技霸权秦时小说家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天阿降临神话版三国冥冥之中喜欢你灵武帝尊帝妃临天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超脑太监仙子请自重觅仙道最强医圣科技大仙宗我老婆是鬼王拜师九叔剑主八荒漫威里的德鲁伊汉阙明天下重生空间之少将仙妻龙神至尊修罗刀帝文明之万界领主我的帝国无双领主之兵伐天下武神血脉武破九荒寻宝全世界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txt下载手机版 - 鬼店主的全部小说 - 我在泰国卖佛牌的那几年 第一抓机小说移动版 - 第一抓机小说手机站